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

    
黑夜渐渐吞没了天际间最后一缕光,大西洋的海面上淡淡海雾笼罩,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一队货轮正朝着东方行驶过来,
领头的货轮上船舱中,男人端着一个铁盘,盘子上放着三杯飘着白雾的摩卡,男人缓缓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控制室前,修长的手轻推开了控制室的门。
“二位都辛苦了。”一个声音从船长身后传来,回头一看,是自己隶属公司的董事长,
    “莫总您来了。”那船长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灰色眸子里看得出船长是个混血,他整了一下白色的水手服。旁边副舵见了也忙起身向他回礼。。
莫河见他两人这般便笑道“这是干嘛,这又不是在公司,咱们几个的交情可不能忘啊!”
  两位船长见状也嘿嘿的笑了故装严肃的说道“在外面也要这样!,要不是你,我们哥俩哪能有今天啊!要不是你我们还得在学院里面憋屈着呢!”
“这就叫缘分!”莫河咧嘴一笑。
“忙了这么长时间,都辛苦了,喝点东西吧”莫河说着端着盘子走上前去。
 
“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学院?”莫河端了盘子上一杯咖啡坐在了副舵的位子上,他望着屏幕上闪烁的红斑,蓝色的冷荧光打在他的脸上,他低头尖起嘴吹散了浮在咖啡上的白雾,细细品一口唇齿留香。

“按照现在的情况天亮前就能抵达。”

  “尼亚,咱们有多长时间没回去了?”莫河望着船长的眼睛问道。
      
    “细细算起来咱们离开已经有十三年多了”船长回到

   莫河嗯了一声,长舒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杯子,盘起腿,,双手分插在一起放在嘴前陷入沉思。
“十三年了啊,好久没回去了呢……”
十三年前莫河和还是卡里斯特学院的学生。那时他二十二岁,那年,黑名组织的第一人被杀,在这之后黑名其他成员也从世上隐去,一切也就恢复了平静,莫河也在那次事件中偶然收获了爱情。
,俗话说得好,见好就收才是王道。莫河和那个女孩提前申请结业,离开了学院,跟他们走的还有两个同级生,他们回家后凭着学院发下的奖学金合伙投资开了一家公司,慢慢的前来合作的投资商越来越多,公司规模越做越大,现在的公司也是小有名气,公司也有了自己的船坞。后来莫河和那个女孩也诞下了爱情结晶,可惜的是那女孩难产死掉了,只留下腹中诞下的婴儿。那时的两个学生也成了面前的两位正副船长。
原本以为能永远在公司里当个“座山雕”,励志死之前把办公室的那把皮椅子磨穿的他却在昨天收到学院的信,信上说,,近日有学院的学生被杀,经过检验,杀人手法的残忍程度,像极了当年的黑名所为,而莫河又是是学院里罕见的战斗力曾达到S级的人物,由此希望能够借助他的力量回去协助调查。信背面还附有学院里一个和自己有交情的炼金师的请求——“麻烦带点精钢来,这里材料又不够用了……”
无奈,莫河把自己只有六岁的儿子撇在家里交给保姆照看,自己和两个船长拉了三中型货船的精钢去了卡里斯特学院。

忽然门被撞开,沉寂的环境被打破,莫河的思绪被扯了回来。一个年轻的水手踉跄的闯进来喘着粗气 “船长,不好了!前方有雷暴云!暴风雨,暴风雨就要来了!”
   
   “暴风雨?”三双眼睛齐刷刷的方向屏幕看去,屏幕上依旧闪烁着晴天的白色标志。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豆大的雨点开始打在甲板上,从控制室里看去外面像是云烟笼罩。
  “他妈的!这系统坏了吧!”船长低吼道,“”
副船长看了看屏幕转身拍了拍那个水手的肩膀“你跟我出去叫船上所有人安排一下”说着两人顶着雨点走出控制室到甲板上整理物资。
   “没道理啊。”莫河说着转过身噼噼啪啪的敲着键盘试图联系上公司管理。
三秒过后屏幕上出现了影像。
  “小吴,定位我们所在海域坐标。我们这里有暴风雨,可能会有危险。”
   “嗯”
屏幕那头随着一阵敲键盘的声音,公司管理的额头宁成了一个蛋。
  “怎么了?”莫河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莫总,你确定你们现在在大西洋?”
“废话!”莫河这里情况紧急心里本来就不爽,两个字刚想骂出口但有想到和自己身份不符就变改口“嗯”了一声
   “可是……公司这里显示你们坐标是一堆乱码!您应该知道,只有卫星扫不到的地方才出不了坐标,可,现在大西洋是被卫星信号完全覆盖的……”
   “难道我们系统被黑客攻击了不成?”他很快摇头否认了这个想法。
公司里的系统防火墙技术目前是世界顶尖的,如果公司的系统都能被破坏,那银行金库密码肯定是不在话下,银行金条都随便拿了谁还会光顾自己的公司啊!
  

与此同时船长抓起对讲机“后面的船只准备调头避开暴风雨!喂,听的到吗?喂!”
  可是,对讲机里之有滋滋的电磁声。
   “磁场干扰!”

突然船身剧烈的摇晃起来。
“警报!警报!动力系统糟到破坏!警报!警报动力系统遭到破坏”莫河脑袋顶上的红灯不停转着警报声不断传出。
   “莫总!莫总!”屏幕那边小吴大叫着。
  莫河闻声看去,直见屏幕像八十年代没插天线的老电视,上面模糊不清,影条自下而上涌动着。突然屏幕变成了黑乎乎一片。
     “见鬼了吧!”莫河的心里也不由得一紧。
 
见状,船长“砰!”一拍桌子,冲出门外

外面人影骚动,强烈的风刮起的海浪直扑货轮甲板,船身剧烈的摇晃,他全然不顾直奔灯台。
雨雾中灯光对着后面的货轮不断闪烁,这时后面的货轮上探照灯也在暴雨中开始断断续续地发出朦胧苍白的光。
  “他们说什么!”这时莫河赶了过来,在雨中叫道。
  “动力系统……全部……失灵。”船长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三艘货船一个都没例外。”
“怎么会这样!”
“这种事情我也没遇到过。”
突然一个浪头扑上甲板把莫河拍了出去,“莫河!”船长大叫着刚想去扶莫河却被扑面而来的浪潮冲了出去。
    莫河摔在控制室的外墙上。他的的脑袋撞在墙面上,眼前闪着金光,他看了看刚刚捂着头的双手“还好没出血,”
      “这是什么鬼天气”他说着往天上看去,“靠!这是什么东西!”他被映入眼帘的东西惊住了——一个人影悬在天上!
   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被撞的眼花了,他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再看去那影子还在那里,确认过那东西确实存在着,漠河靠着墙慢慢站了起来,找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探照灯跑过去,灯光聚在那个人影上的一瞬间,他到吸一口凉气。,
  那人影因为雨太大严重阻碍了视线所以也只能依稀看出大体的轮廓,那人影手中攥着的东西像是武器,他身后一对羽翼伸展开来,上面盘着的像是链条一样的黑色东西,链条穿透了羽翼末端自然垂下,顺着链条有液体滴下来,不知是雨水还是血液。他身下海域中围绕着大群的……“旋齿鲨!”
   “这东西不早就没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
  胸口开始涌出的不安使他心跳加快。
  目光再回到那人影上时只见那人影将手中抓着的武器向空中一划,后面的货轮发出惨叫般的断裂声,货轮断成两半沉入大西洋,水手的惨叫从水中传出,水中伴着血腥味泛起一阵红色。
  船身剧烈的晃动着,是水下面的旋齿鲨疯了似的不断撞击这船身,不断有水手滑入水中,伴着一声惨叫结束了生命,海水散发着令人制呕的血腥味引来了各种食肉鱼类,这些掠食者中竟有些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纪,莫河没时间理会,
       他使劲攥着探灯上的的把手不让自己滑进水里。
   突然,那模糊影子的手向上一挑,船板断裂的声音从脚下传出,海水很快满上了甲板,船身断成了两节沉入水底,莫河跌进水中,熟悉水性的他在这种环境中也只能勉强不让自己沉下去,他慌忙的游向一块浮木赶忙抱住,
   使他永远无法理解的是刚刚还平静的海夜,这时却像深陷战场一般——而他便是那根本不知道敌人何处的一方,战争开始那一刻,就被判死刑的一方,海水中的血腥味更浓了。
突然一只旋齿鲨冲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
   “啊~!”
   一切跌入了黑暗,黑暗中一滴眼泪滑落了腮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