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2〕)


  两天后,莫河的家里。
夏天的雨水特别多,才过了几天又是一场大雨。
“少爷吃饭了,少爷。”保姆走到莫晓枫的面前说道“少爷吃点饭吧菜都快凉了”
     “我爸爸他不会回来了吗?”莫小枫两眼泪汪汪的,坐在连接二楼的木楼梯上,他环抱中抱着一副还没有画完的涂色梵高的《向日葵》盯着保姆的脸问道。
     这些天莫河的家里不断有人进出,来做调查的警察,来悼咽的莫河的同事以及莫河的家人。警车经常从早到晚在院内开着紧急制动的警灯随时等候调动。每一个进出的悼咽的声音都仿佛在告诉莫晓枫“莫河已经死了!”
     “啊,也许吧谁又能说的准呢?”保姆尴尬的笑道,说着解下围裙去牵莫晓枫。莫晓枫一把甩脱了她的手,指着客厅里亮着的电视,电视上正报道着那个新闻。
  雨点打在楼梯旁的景窗上,雨水顺着玻璃一串串滑落在红蓝变幻的警灯光的映射中发散着异样的光辉。
“,你们没找到那片海预。”
   “但……你们说爸爸已经死了,是骗人的吧!对吧!”晓枫两行眼泪落了下来。“你告诉我他还活着!你说啊!”莫晓枫哭了太久以至喊叫的声音都已经嘶哑。
  一个闪电映白了窗户,紧接着一声闷雷滚过耳畔。

“少爷!”保姆长叹一声眼圈红红的。
“他说过很快就回来的”晓枫捧着那副《向日葵》坐在台阶上,一滴眼泪落下,泪滴搅动着本已经干在画板上的颜料,晕染了那片早已凝结的花田。
晓枫望去窗外,黑暗遮盖了他的半边的泪水“我们,可是拉过勾的……”

“晓枫”莫河放下画笔伸出手擦去沾在莫晓枫脸颊旁的黄色颜料缓缓说道“爸爸这两天要出差……”
“知道。”莫晓枫没好气的回到
莫河先是一愣之后微笑的看着他“你知道?”
“你什么时候正经陪过我,不是出差就是开会,我几乎顿顿和保姆吃,好容易有时间了一个电话又把你叫走了,”莫晓枫愤愤道“今天你竟然请假在家!还把手机关机!你有这么好心陪我?”“我知道你从小就告诉我,因为我的原因妈妈走的早,你要我比其他的小朋友都要坚强,你要我成为她在天的安慰。而你呢,你从来没连续陪过我超过六天!
但你这次在家里待了这么长时间。
晓枫顿了顿挺了挺胸将声音提高八度道。
“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觉对没安好心!”
莫河听后笑笑心里却泛起苦涩,
自从淑兰死后自己便害怕面对这个家中一切,包括莫晓枫,也许是他们实在是太像了,他害怕看到晓枫,因为那双眸子总能让自己想起她。于是他变成了工作狂,天天忙于工作只为冲淡那种感觉,那种强烈的思念和自责,然而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亏欠了儿子太多太多。现在眼前的小孩不知比同龄人成熟多少。
“莫河强笑着“乖啊,爸爸保证回来把工作放下,以后以你为中心你是我的小太阳我围着你转。不过在这之前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你要守护好这里,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
说着去亲莫晓枫的头。
莫晓枫把头一歪“回来再亲,我怕你又反悔!”
莫河愣了两秒钟, 说道 “那我们先拉勾好不好?男人拉过勾,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这个可以。”
两根拇指勾在了一起然而,他,没再回来
“他为什么又食言,骗子!”两行泪流的更急了“我们拉过勾的!”
“叮咚~”

一声门铃声打破了僵局,保姆叹了口气转身去开门。
“你也是来悼咽莫老板的吗?”保姆抹了一把含在眼眶中的泪水,,门外那人的脖子上骑着一个看起来和莫晓枫般大的小男孩,男孩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刚好将两人遮住。
男孩穿着一件 藏蓝色卫衣,灰色的棒球帽,男孩的两腿垂在男人的胸前。帽沿压的有些低看不清样子。
“不”男人微微一笑。“我是来找晓枫的”
说着,男人合上了伞递上了一封信,走了进来,
信的内容是一张政府下达的关于莫晓枫扶养权的文件。
“您是?”保姆试探的问道。
“莫河走之前曾经交给了我一封信。”那男人泯了抿嘴唇
  “是一封遗嘱。那信上说如果莫河出了意外莫晓枫以后就由我来扶养。那封信我没带来,我想,有这文件就足够了。”

“遗嘱?”保姆惊愕的看着他。
莫老板难道早就知道自己会出事?出个差写遗嘱!他这是唱的哪出啊!
沉思中,男人已经到了晓枫的面前,,男人蹲下身背上的小男孩跳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晓枫含着泪问道
“我们会是你未来的家人。”
“你认识我爸爸?”
   “对,不止你父亲,你妈妈我也认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呢……”
“我爸爸呢?”
男人一笑“他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关注着你。看着你一天天长大。”男人说着伸出了手放在莫晓枫的头上婆娑着。“等你真正长大的那一天也许……他就会回来了。”这一次晓枫没再躲开。
“你叫什么名字?”晓枫擦了泪擦痕发现了男人身后的小男孩。
男孩摘掉了帽子,帽子下幽紫色的头发中竖着一对猫的耳朵。耳朵摇动着,深邃的眸子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猫妖?”
“夜星。”
夜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