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8〕)


       后来三叔要留他们两人吃完午饭再走,但被二人婉拒了,说是家里那个老头做好了饭等着他们回家。“下次有空再说吧。”

“也许人的一生就是一笔筹码,你把这笔赌注压在那里,是输是赢,得到的是大还是小,你都没办法预料,祈祷也好任由它去也罢,这场豪赌一旦开始,得到的结果你也必须承受。 ”
   胆小的人攥着自己的筹码碌碌一辈子但却也安生,胆大的人把性命压做筹码开始了一场场豪赌,最后,也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也许你会过上连普通人都不如的生活,也许当杯子下面的骰子停止了转动的那一刻,你也已经倒在血泊中……
   这些是回家的路上晓枫一阵死缠烂打之后夜星告诉他的,关于刚刚在公司他所说的一切。
  “那为什么你说我们输不起了呢?”
“你父亲把最宝贵的一切留了下来,他也绝对不会把你当做筹码去赌他失败过的曾经。就算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晓枫沉默了,车窗上映出他的眼眸渐渐低垂。“意义又会是什么……”

教授出了公司拐进一个偏僻的巷子漫无目的的走着。
“教授!”一个女孩叫住了他。
他转过身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助手“安琪?你怎么跟来的?”
   安琪诡异一笑,指了指自己领口,接着把耳朵里的蓝牙定位耳机摘下来,将声音调到最大,里面重复着刚刚教授说过的话,教授好像明白了什么,顺手捏了捏自己西服的领口,果然,里面缝这一个硬硬的东西。“窃听器。”
  你偷听我干什么。
“我来看看教授说服那两个人了嘛。看样子很糗嘛!”
  自从收到上头的指令,这个教授就开始想着怎么说服那两个由组织选定的人,为了能够达到万无一失,教授把关于语言到表情心理的书都看了个遍,心里当然信心满满,还跟自己的助手安琪夸下海口,说几个回合就能搞得定结果真正遇见了他们时候,自己学的根本不管用,莫晓枫还好,可是那个叫夜星的完全不吃这一套。
  教授尴尬的笑笑“干什么不需要点时间,快了快了。”
   “看来这姜老也不见得有多辣,不过……”安琪一皱眉手搓着下巴“这两个人为什么这么受上头的重视,这么多的人干嘛非得是他们两个,大不了找别人啊!而且他们中那个叫夜星的猫妖别说不是莫河本家的后代了,他根本连猎人的血统都没有,当不了猎人要他有什么用。”
“上级对于他的交待很少,只是说了一句话——“这只猫有九条尾巴”” 教授笑笑 “这话我也不太明白,上面只是要我把他们带回学院。我有点饿了,前面右拐有家餐厅我们去哪里边吃边聊吧”
  安琪快步追了上去 “喂,这到底是为什么?”
   教授没有回头自顾自的向前走着,气息缓慢“大概还是二十年前卡里斯特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二十六年前
   一个考古的队伍曾在一个墓中挖出一个类似于脸盆大小的不透光的黑色琥珀球体,球体上面篆刻着一些像是小孩子随手胡乱涂鸦的符文。
   对于未知东西的学术研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为此为了保护这个东西运出古墓时的安全,考古队也是死伤惨重,后来这件事惊动了政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政府封闭了这个消息的所有流通渠道。
          “后来呢”安琪坐在教授对面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餐馆的角落里山新将教授的话打断。
说实话她对于考古队是死是活完全没有兴趣,甚至是那个黑色的琥珀体也没兴趣,唯一能够吊起她的胃口的是“政府”两个字,
政府中曾经有一个独立管辖的高层组织,这个组织能够暗中调动着学院的一切,
那时候组织抽调了学院的一个人去协助研究,这个人就是晓枫的母亲——淑兰,由于莫河对淑兰放心不下,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做为“贴身保镖”在此次任务中保护淑兰安全。
      
             二十年前的某个晚上。
“兰,我饿了,去楼下吃点饭吧。”莫河百无聊赖的坐在旋转椅上脚蹬地让椅子一圈圈的转着。一天了,不懂学术的他在实验室中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的学者一起对着实验台上那个琥珀体不知疲倦地研究了一天,在各种仪器的电磁嗡鸣声中莫河已经不知道睡了又醒了多少次现在,研究人员都已经下班,淑兰还是坚守在工作岗位,直到他的肚子开始了抗议。
“等一下,在等一会儿。”淑兰回道。
“四十分钟之前我说去吃饭你就在说这句话。”莫河愤愤“凌晨一点啦!我快饿死啦!”
“在等五分钟”淑兰戴着橡胶手套手里拿着一把手术用的切割刀,突发奇想的淑兰想从琥珀体上取样来研究其终究的成分。
“啊!”淑兰惊叫一声,手触电般一缩,手术刀“铛”的掉在了地上。橡胶手套的手指开了个口子,血从口里渗出,一滴血滴落在琥珀的表面。
   “怎么了?”莫河起身走到淑兰身边问道。
  “没什么”淑兰一笑悄悄的把手放到背后不让他看见,但这细微的动作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莫河把她的手从背后牵出啧了一声转身去找创可贴。
   “这块琥珀太硬,不小心切滑了。我没事。”淑兰笑笑。
说着淑兰拿起手边的一块消毒布去擦拭琥珀体,突然滴在琥珀体上的血开始向里面渗透,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吞噬着血液。血液陷进去的地方发出淡淡的红色荧光
    “莫河?”淑兰看轻声叫着莫河的名字。
     “干嘛?”莫河问道。
      “你过来。”
“又怎么了?”莫河走到她身边目光聚焦在那块琥珀上,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抓过手术刀没等淑兰阻止冲着自己手心就是一刀,。
“莫河,你……”
“嘘。”莫河打断了即将到来的数落。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血在琥珀上滚动然后被吞噬。

琥珀体的光越来越浓,琥珀体的表面开始融化直至完全不见,里面化出来的东西让他们不由震惊。
“这是个?”莫河咽了口唾沫“孩子!”
那个婴儿和人的长相无异,一接触空气便开始了哭泣小手小脚在空中挥动像是要抓住什么。他的皮肤像是吸水纸一般将琥珀体化开的水吸进了体内。

后来两人本想将这个孩子作为私生子扶养,但组织上很快发现了这个“从琥珀中诞生的孩子”并将他带回了研究院进行研究,但经过大量数据显示他就是的人类孩子一个身体里流淌着莫河和淑兰共同遗传基因的“猎人”。
“你是说那个叫莫晓枫的家伙就是当年从琥珀里生出来的哪吒喽?”山新喝光了面前的冰摩卡,吸管在杯子里发出嘻嘻露露的声音“听起来挺有意思的,要不这样把这事交给我,我很快就能解决。”
“交给你?”教授疑惑道。
山新见他这般的表情便笑笑道“教授你好像忘了点什么,我在学院里可不只是你的助手啊。”
“那你想怎么做?”
“抛出合乎猎物口味的食物,猎物才会乖乖上钩,而对于他想要什么我知道,也很容易搞得到。”
教授眉间一皱。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打断
  “这些事会被他知道都是早晚的事不如早些让他接受这一切。”
“别搞砸了”
“明白”安琪嘿嘿一笑,起身离开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