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2〕)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在黑暗中像是被一双手渐渐托起,刺鼻的消毒水味在鼻腔里愈加清晰。
莫晓枫睁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眼睛睁开的那一刹,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脑袋里隐隐传来的痛感。
  他发现,自己在昏迷期间,被人送到了医院,病床边心跳检测仪脉冲的声音使他明白,自己还活着,不过……这检测仪连接着的不是他自己。
   “夜星?”看见夜星正躺在邻边的床上,监测仪的电线连接在他身上,看样子还没醒。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凌晨一点。自己昏迷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左右。看样子昏迷的时间要比想象中短的多。”
  “你醒了?”
他循着声音看去,发现三叔正看着他,身边趴着那个被晓枫称之为“变态”的教授。
  “就是这家伙!”晓枫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揪住教授的领子“那些人是不是你找来的,你到底想怎样?”
  “晓枫你疯了?!”三叔忙上前把二人分开“这事儿和他没关系!”
  “那你说!那伙人谁找来的?”
  “那些人就是我们学院的“工作”。”教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们学校也是因为他们而存在。”
“卡里斯特是一所“猎人”的学院,猎人并不同于普通人,他们会有不同于常人的能力,我们将其称之为——血契,据说这种能力在世界树诞生时,便被赋予,他会随着生殖繁衍延续下去。来医院的路上你三叔告诉我,你父亲曾在你降世时为了你的安全,拜托过学院的一个炼金术士,让他调制封住血契的药封住了你的能力。让你作为一个普通人活到现在。但现在,我们发现药封已经失去了作用……也就是说,你的能力你都看到了。根据规则,你会被选入卡里斯特,学院会在学生在校期间培养选拔出合格的猎人分配到世界各地猎杀并清除黑名,四年里你们也会接受简单猎杀的任务,直至成为真正的猎人。很多年前,你父亲在他离校的前一段时间里接到过猎杀的任务,根据内部可靠消息,那次猎杀的不是黑名干部……而是他们的首脑。后来根据反馈情况,首脑被成功猎杀。本以为我们剩下的工作就是清理黑名的余党,可是后来学院接连发生的事件,是我们不得不再次请你父亲去调查……可是……”
   这时,晓枫插嘴打断了他“等会儿,我有三个问题”
“第一个,三叔”晓枫起身面对着他“第一个问题我想我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之前那个政府兵工厂也就是骗我的。”三叔听后尴尬一笑。
“第二个,这个世界树是什么。我看过西方神话提到过这东西。不过它也只是个故事,你不会又编个谎话来骗我吧?”
“它……确实存在。”
“哪呢,我看看”莫晓枫挑衅道心想着这个变态的智商也真是是够了,骗人的技术还不如三叔“如果真有这种树,先在这种透明社会下,要不是被媒体曝光,就是被砍了当柴火烧了”。
“世界树就在卡里斯特被炼金术士的建起的术式保护。这也是我们建造卡里斯特的另外一个原因,保护世界树,我们的力量来源于他,如果它消失了我们也许就会成为普通人。”
  “那么,第三个问题,黑名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他们拥有与我们相同更甚于凌驾于我们之上的力量,不同于我们,他们不受世界树的管辖,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他们的目的是独权——“返回神代纪元”,打个不太合理的比方,他们是返回的狼群,我们将是他们脚下的陷阱,是他们路上等待着猎杀他们的猎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能个彼此再一次机会。”教授说着拿出了一封录取通知。“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
晓枫伸手,手指触到信函的那一瞬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维多利亚呢?老头去哪里了?他怎么没在这里?”
“维多利亚已经死了。”三叔低着头低声回答。
晓枫的身体里像是有一面鼓,猛地砸了一下,鼓碎了,身体嗡的一声,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猛地把身体的五脏六腑都挖空了,只剩下一副空有的皮囊。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晓枫努力回想着刚刚的一切却发现脑子里除了无边的空洞什么都没有。
  “那个和你交手的据判断应该是黑名的一个干部,他的资料我们并没有掌握,在你昏迷的期间……他杀了伯爵逃走了”教授说道。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也应该死了吗!?去……陪那个……老头……和夜星一起……去陪他。”晓枫颤抖的收回了手抱着头。
   “晓枫。”教授伸出手想要安慰他。
  “走开!”碰到他身体的时候,莫晓枫手一甩,打掉了教授手里的信函,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晓枫!”三叔叫道
   出门的一瞬,有个女孩正打完热水想要进来,女孩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热水壶掉到地上,玻璃和着热水撒了一地。
女孩愣在门前。
   “安琪!追上去,看好他别在出什么事了!” 教授喊道。
“哦!”安琪说着,跟了出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