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4〕)

  莫晓枫出了医院一路狂奔,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做什么,脑子里接受到唯一的指令就是跑!拼命向前奔跑。莫晓枫在各个街道间穿行,因为是在深夜也不用管红绿灯这种东西。直到自己的力气渐渐耗尽。身体深处涌上的酸楚将心脏扭成了一团,,呼吸也变得沉重。
  他托着疲惫的身体在路边坐了下来,头向着天几滴泪水很不争气的流下了眼角 ,街灯的残光穿过遮住他视线的几缕碎发,灯光在泪水的包裹下幻化成光蝶,在他的眼中肆意飞舞。
  “啊!!!”莫晓枫仰头大喊着,声音已经变得嘶哑。
虽是深夜,街上还是有稀疏的行人路过,他们投来诧异的眼光,也许在他们眼里,莫晓枫的哭泣是因为大学的失利或者被父母赶出家门这么简单而已,没有人真的在意他这种落魄的家伙。
  “跑这么快,想累死老娘啊!”这时,安琪的身影停在他的身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莫晓枫诧异的看着身边这个陌生的女孩。
  “我先喘会儿。”安琪坐在他身边挥了挥手,深吸了口气像是要把什么东西憋回去一样 “哦对了,都忘了自我介绍了“她笑了笑”,我叫安琪。克里芬教授的助理。”
  “教授……”莫晓枫听到这个名字低吼着,在盛夏夜晚躁动的空气里他感觉自己在膨胀。 如果不是克里芬也许自己现在还和老头还有夜星在家说着暑假过后的学业生活该如何过。
“啊,好像踩到雷了”安琪吐了吐舌头“克里芬跟我说了,你跟他处的不太融洽呢。他这种一天到晚的书呆子就是不会说话,。”
“你跟来干什么。”晓枫道“你要是和他是一个目的就请回吧。”
“你这人太无趣了!我怎么能和那种书呆子相提并论呢?我不会请你去增加卡里斯特的人口密度的,但我会让你自己选择去还是不去。”
  “说了不去!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学院和那个该死的教授!”
安琪并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 “每个去卡里斯特的猎人,都会有段不愿提及的过去。就像你的维多利亚爷爷一样。他曾经为了保护你们,放弃了他一生的荣耀,来到你们身边,陪伴了你们十二年,最后用性命换了现在的你!而他现在走了,你却连他现在在哪都不问,只知道你心里的情绪!”
  莫晓枫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是的,自己从昏迷中醒来一刻,得知老头已经去世的那一刻,自己只是单单的为逝去的人悲伤,却从没有想过老头现在在什么地方。哪怕是太平间也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就算去补上那句来不及说出口的道别。
   “维多利亚……他……现在在哪?”莫晓枫
“人在天堂,肉体……被送去了最近的猎人分部哽咽道,等长老会的人一到他会被送回长老会。”
  “分部在哪?带我去!我要去看他。”莫晓枫跳起身,眼里躁动的泪水在眼眶里翻腾。
  “你不是猎人,我没法带你去,而且只有维多利亚知道,你,和那只猫妖是他的亲人,他死了,那里的猎人不会知道你们是谁。”安琪抬着头看着天像是在数星星。
恍惚间,晓枫突然明白维多利亚和夜星为什么会来到他身边都是未知项,这几年他理所应当的活着,从来没有问过这种问题,现在维多利亚去世了,夜星也在昏迷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一切的答案也许只能从那个叫卡里斯特的学院去找。
  “不就是猎人吗?我去卡里斯特还不行吗?我当猎人!求你,带我去见他!”
  “我拒绝。”安琪轻描淡写道“像你这种吊儿郎当的家伙简直是在侮辱猎人。像你这种家伙去分部我也会叫那些人把你当做黑名杀了。维多利亚为什么放弃他在长老院的地位,放弃他一辈子的荣耀,去找什么那个都不是的你,真是想不通。”
  “我该怎么办。”
  “问你自己,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当猎人的目的是什么,猎人不是过家家,这个名称里有多少人的痛苦,你愿意接受他吗?”
  “我想当猎人,我想替爷爷替夜星报仇,我不想再失去……家人。”
  “听起来真可笑”安琪嘴角一挑“不过还算是有点长进,作为奖励……”安琪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钥匙递到了他手上。“明天晚上十一点,到存放你父亲档案的档案局门口,那会有个看门的老头,我会让他把档案局的电断掉十五分钟。根据钥匙上的门号找到你父亲的档案。找到你曾经空缺的那部分记忆,在这中间不要带任何储存资料的东西,靠你的脑子记住它。后天八点我会在恒隆对面的咖啡店等你,到那时候再告诉我你的答案。”
  安琪站起身打掉身上沾的灰尘“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