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5〕)

  口袋里手机来信息的振动声,将莫晓枫从梦里唤醒,他睁开眼,瞳孔因为清晨照来的阳光渐渐缩小。
他趴在自己房间的床边,手中捏着一个破碎的相框,相框里封存着照片上,莫晓枫在维多利亚的身后,手搭在后者的肩上。维多利亚身旁的夜星还是一副面瘫的模样——“大概猫都不会笑,这也很正常。”
  他掏出手机,打开了那条短信,是三叔发来的:
 
    维多利亚今天一早已经被长老会的人接走。
  
    夜星还在昏迷中
 
出奇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波动,好像自己的心也在不觉间被那个黑名挖走。留下的空洞,把所有的泪水都吸了进去。
  短短的几行字莫晓枫看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合上了手机,抓起手边安琪给的钥匙玩弄了起来。
  回想着昨晚,安琪走后,他叫了辆出租车把他送回到了那个已经成了废墟的家。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来。也许是不愿意呆在医院看着昏睡的夜星,不愿意看着三叔的那张苦瓜脸,更是懒得听着克里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没完没了的絮叨——幸运的是自己走后并没有人来找他,这也大概是一种万般不幸。
   那晚,他绕过被警戒线封锁的门,进了客厅,发现屋里比自己逃走时更加破乱。本想开灯,却发现家里的电都已经被掐断,不知道是维多利亚和那群人打斗时把电弄停的,还是后来被警方调查完以后掐断的。 无奈,打开手机上的手电,恰好地上映出地上斑驳的血迹和人形的白线让他胃里一阵难受。望着维多利亚的房间迟疑了一会,踩着地上一片狼藉回到了自己卧室。拾起地上破碎的相框趴在床边看了许久,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突然觉得有些口渴,莫晓枫把钥匙收了起来,站起身再次踏过那片废墟,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里面陈列着维多利亚最爱喝的罐装啤酒。踌躇了半天,终是放弃了喝酒的念头,在冰箱里的角落找了罐尚且微凉的可乐,转身去了阳台。
靠在阳台的围栏边喝着手里的可乐,虽是夏天可吹来的风却裹着一层微凉。
  望着远处的车水马龙,本以为这场事故后世界也会因此改变,可现在,除了现在自己站立的一亩三分地之外一切都没有变,夏天也也没变成冬天,蝉声也还是伴着清晨的阳光准时响起。时间依然有条不紊的前进。
  叹了口气喝光了手里的可乐,看了看手表 “还有十六个小时,就能填写记忆里关于爸爸的那片空白。”
  这时莫晓枫的脑子里迸出一个想法“很久很久没回那个家看看了。
   很小的时候刚搬来那会儿,因为想家,维多利亚就带上那个家的钥匙带着自己和夜星去那个家看看,听自己在那个家里哭上半天,哭完了情绪散干净了就回来继续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回去过,没记错的话现在钥匙就在维多利亚卧室的抽屉里放着,就不知道那个家现在怎么样了,也许早就被三叔倒手卖了。“不去看看怎么知道成什么样了,如果成了别人的家就道声抱歉退出来就是了,反正有那么长时间憋着也是憋着。”
这样想着,走到了那个放钥匙的抽屉前,拉了拉,抽屉紧锁着,莫晓枫心一狠,硬是把抽屉强拆了,拉开抽屉,里面果然放着一串钥匙还有一本日记,看日记的封面就知道是很早以前小孩子用的,上面花花绿绿的图案在时间的浸泡中蒙上了一层暗淡的灰色。
“从来就没见过维多利亚写过日记,这样式也不像是他这种老头能够接受的。夜星……”
  莫晓枫拿了那本日记随意翻看起来:
2002年1月20日 晴
哥哥带我出去玩,好开心啊,哥哥最好了!
2002年3月5日 雨
哥哥今天好像不开心的样子,还对我发脾气!像爸爸一样更年期!哼。
2003年12月3日 晴
今天早上,门外好吵,爸爸为什么要打哥哥?为什么把他赶走了。妈妈不要哭了啦,哥哥快点回家。
2003年12月4日 阴
哥哥,我好想你,你在哪?
“哥哥?”从来没听夜星提起过。莫晓枫继续翻下去,里面断断续续记载着夜星记忆的片段,却再也没提到夜星口中的那个哥哥。直到有一段吸引了他。
2004年1月1日
我会好好的适应这一切,哥哥我恨你。
……
“他哥哥又回来了?”他疑惑着往后翻着却发现之后大部分页数都被撕掉了,留下的都是一大堆白纸“看来之后的时间里,夜星再没写过日记。”。
“等等,2004年,这样推一下的话正好是爸爸走后的那一年,就是那一年维多利亚和他来到自己身边。”
“脑袋好乱!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等夜星醒了直接问不就好了。”莫晓枫这样想着,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把日记放回了原处拿了钥匙,去了那个记忆中的家。
抽屉没有关,一阵风吹过 ,吹开了日记的最后一页,上面无厘头的写着这样一行字:生存  真的是太奇妙了

【打这段故事的期间我偶然搜到了宋冬野的《关忆北》,宋胖子的声音好暖,我竟然被他的声音瞬间俘获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