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6〕)

有时候,悲伤,沉重的那样安静。泪水,堆积在心的深渊,却等待着,在那决堤之时被神袛唤醒,幻作无边的潮水,瞬间击穿诺亚的方舟,淹没整个世界——《伊甸的2016》
 
  出了门,莫晓枫本想招手叫辆出租车,可看了看手里的钱包发现,里面除了有个五十的还算得上大钞之外,就剩下零零散散的硬币。可从这里到那个家,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城东到城西的距离!现在就这么点钱,半道司机一脚把自己踹下车的可能性,大的已经不需要考虑了。
“更何况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八点前这段时间吃饭的事情还得自己解决。”这样想着,他放弃了刚刚那个很奢侈的念想,走到了最近的公交车站,等了一小会儿,上了一辆直达的公交。“虽然公交要比出租慢很多,但是绿色环保嘛。这也是为了小康社会做贡献,什么时候政府也发个锦旗表彰一下就好了。”车上莫晓枫自娱自乐着想让自己的情绪好一些。
车开一会停一会,渐渐的睡意攀上眼眸,他闭上眼靠着窗户,黑暗中,从前的记忆又浮现在眼前,那是维多利亚等着两个孩子放学回家吃饭。絮叨着两个孩子的日常生活。两个孩子转眼长大了,他又像个孩子一样在他们面前耍着无赖,计较着,这顿饭谁来做。现在维多利亚的声音在耳畔那样清晰,那个声音包容着一种特别的温度如此温暖……
   “爷爷……”
不知过了多久车到站了,莫晓枫下了车,循着记忆,走在这十二年里被涂涂改改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街道。在那个熟悉的门前站定,眼前的一切还是最后离开时那个样,仿佛对于一个没有感情的房子来说,十二年,并不算长。
  “看样子房子并没有被转卖掉。”莫晓枫用维多利亚抽屉里放的那把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吃了一惊。
  好像从他最后离开起,房子里的时间就被凝固了。从那时起便再也没有灰尘落下。
他走到餐桌前,细细婆娑着,上面一尘不染,像是一直有人打扫一般。桌角餐具下压着的一张纸条吸引了他:              晓 枫,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隐瞒着这一切,只是希望你能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开开心心的活着,但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也大概了解了你父亲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了。我想我们该把选择的权利还给你,无论你做什么家人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三叔

看到这里他突然明白,三叔这些年一直来打扫着这里,大概是对于莫河的失踪还抱有一种“莫河还会回来”的心理等着他回家,只是不言于表而已。
收好了纸条,上了二楼,在小时候自己房间的床边找到了那幅“梵高的向日葵”。
轻轻弹了弹自己那时哭过之后留下的泪痕,上面风干的颜料细细碎碎的落了下来。“爱哭鬼”他学着那时候父亲的腔调笑道。
这时他听见楼下有人开门,他忙起身去看,下到两层楼之间的楼梯,透过扶手的缝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夜星!?”
“你不是……”莫晓枫支支吾吾“你醒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三叔跟你说的?”
莫晓枫欣喜的跑过去“夜星你知道吗,三叔同意让我去卡利斯特了!”
“跟我回家吧。”夜星说道。
“家?”晓枫停下脚步。“我们哪里还有家?你刚醒吧,你回去看了吗,那种感觉你体会的到吗?”
“我们去三叔那里吧。”
“之后呢?黑名再来,谁来保护我们,那时候我们又要去哪!?你有泪水吗!?你会哭吗!维多利亚死了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莫晓枫吼道,手指扣在楼梯的扶手上,这时指尖的火焰再次腾起。这次他没再感到害怕。
“看见了吗?我会成为猎人,我要找出那个杀了维多利亚的黑名将他亲手撕碎!”
莫晓枫擦着夜星的身边走到大门前停住了脚步。
“你知道吗?”他顿了顿接着道“这些年我真的受够了不断给身边的人送行的滋味,如果愿意的话,我去卡里斯特的那天,也来送送我吧。”莫晓枫说完推门而去。
  夜星望着扶手上被莫晓枫烧的焦糊的楼梯扶手,青灰色的烟被关门时产生的风吹散
  “你……真的会杀了他吗……”

【今天听着王菲和陈奕迅的《因为爱情》写的这段故事,以后把每天听的歌也上报😓】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