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一章〔18〕)

告别了奶茶店的店主,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莫名其妙的,脑子里回想着刚刚店主说过的话。
莫晓枫在距离档案局相距还有一条街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3……2……1”他对着那栋陈旧的楼抬起手看着手表低声倒计时着。
对面楼房的灯光被准时熄灭,走过去,门口果真有个看门的老大爷,那人瞟了他一眼,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转身回屋里听起了收音机。
  走进院内上了楼,楼里监控的电源也被掐断,只有应急灯的灯光勉强照亮楼道的路。
很快,找到了钥匙上对应的房间号,打开门走进去,长时间不见光的房间里,扑面而来的阴凉让莫晓枫不觉的打了个寒战。
  莫晓枫打开拴在钥匙环上的手电环视四周发现,整个封闭的房间被排列的铁架子填满,铁架上放置着一摞摞的档案。
   顺着标签找过去,在架子右下角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莫河的档案。
  莫晓枫抽出那本档案册,手上被沾了一层淡淡的灰尘,他拿着档案册就地坐了下来,档案里厚厚的资料被一张张的翻阅着,里面夹带着莫河从小到大的经历和获奖证明,直到莫河十九岁那年,档案的记载的信息开始渐渐的模糊起来。与其说是模糊,倒不如用敷衍更加贴切。
   不出意外的,莫晓枫在那年资料中,报考学院那一行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卡里斯特。”
   莫晓枫看着莫河十九岁后的文件“根据现在自己的情况推测一下的话,莫河肯定也在上大学的那年,被学院找到,并说服他当了猎人。看来这之后的资料编辑权利都由学院接手。学院里的猎人所做的见不得光的“清理”任务,要是被不知情的普通官员查到,恐怕又要有不必要的麻烦。把资料糊弄成这样就算有人查也没有关系了吧。”
   继续往后翻下去,里面有些后来莫河离开卡里斯特后,和母亲开公司办公的合同和一些手写的文件。这时里面夹着的一张手写信纸掉了出来。莫晓枫放下档案把那张信纸捡了起来:
    亲爱的晓枫:

   我想,当你在读这封信的时候莫河就在你身边,你们也已经在卡里斯特长住了下来,而我也没能如期回来,很高兴你已经到了成为猎人的年纪,考虑过后我决定把这些些事情告诉你。
  是的,我的死只是我们捏造的谎言,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身边的人的安全。当你还没满一岁的时候,我收到了组织上的调令,我回到了卡里斯特协助调察黑名余党的下落 。这次我拒绝了莫河的同行,因为还有你和公司需要料理。
   在长期追踪黑名的调查中我渐渐发现,我们眼前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听起来也许会很荒唐,但是“神权”的时代确实存在过,而黑名余党的势力也发现了这个时代遗留的力量,并准备借此复辟,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也没有调查清楚,但唯一肯定的是,这种力量的出现已经将黑名被动的局面渐渐扭转,或者说那种力量的出现将会使我们再无法抗衡黑名甚至被其消灭,我没有回来这已经说明了一切,为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已经拜托和我们一起调查的长老院的维多利亚伯爵去接你们到卡里斯特,我之所以把这些告诉你是因为你将是再次扭转局面的关键,,这条路会很长但妈妈相信我最珍爱的晓枫会让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团聚的对吗?莫河谢谢你这些年的照顾,我想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
                                                                    淑兰
                                                           2006年5月21日

“零六年!这不是和爸爸离开的那一年正好吻合吗?!难产只是骗我的?妈妈没死?”莫晓枫吃惊道,不过他很快意识到时间和现在相差太远了“没死这种话对于现在只能算作一种可能性。那么维多利亚有是怎么个情况?”
  “嘀嘀嘀~!”突然响起的手表闹钟吓了莫晓枫一跳。刚刚他怕忘了时间特意定的闹钟排上了用场不过也让专心想事情的他吓得肝一疼,他恩停了闹钟看了看还有几分钟时间,起身拍拍身子,捏着手里的信看了好久,心里想着安琪的话“绝对不要把任何东西带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一封信拿走了也没事吧,反正也是给我的。”想着,顺手把信收进了裤兜,把档案整理好放回原处,急匆匆的关了门走了出去。
   又回到了大门口,看门的大爷还在屋里悠哉悠哉的听着收音机。走过了刚刚的那条街,身后的档案局门口的灯又亮了起来。
   想着自己也是无处可去,不知不觉间又逛到了刚刚离开的那家奶茶店。
  “呀!小哥!好有缘啊!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奶茶店的店主看到莫晓枫兴奋的说道“要不再来一杯奶茶?”
    莫晓枫坐在椅子上赶紧摇了摇手道“不了,再喝就吐了。”
  奶茶店主端了两杯热水蹭了过来问道“怎么了,一会不见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如果你从小到大一直活在别人编织的谎言里,而这个谎言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很让人头疼,你会怎么办。”
   “那得分情况了”店主捧起水杯喝了一口“如果女朋友编的谎言让自己戴了这么长时间帽子我一定会疯掉的!”
   “我不是说这个。当你知道自己在谎言中活了这么长时间却突然知道一个事实,但这个事实却和现在有些偏差你会怎么办”
   “这很简单啊,找到时间的顺序排列起来,遇到矛盾的地方先待定,最后把这个时间点串成一条线,根据线内时间进行解释。最后排除矛盾。”
“啊?”莫晓枫一脸迷茫。
“举个例子,告诉我你想知道的一个现实事实和已知另外的事实,这两个时间点要相对靠近”
    “比如……”莫晓枫想了一会“有一天过世的母亲来信告知儿子她并没有过世,并告诉他,他们将会有危险,要来一个人接父亲和儿子去一个曾经母亲和父亲去过的相对安全的地方。可父亲却在这段等待时间离开了,可来的那个人也没有接走儿子,而是选择住了下来。父亲也没有回来。”
     “我靠!悬疑梗!太烧脑了!”老板惊叹道。
“所以你也不知道了?”
“瞎说!”店主一脸的不满“其实这个推测一下可以知道,母亲没过世。”
     “废话!”莫晓枫打断了他“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还没说完呢!关键在父亲为何要走,也许是知道消息后提前去找母亲,可半路遇到母亲所说的危险因素,而那个人来到之后发现父亲没有和儿子在一起,而安全的地方也只是一个可能性,那人发现安全的地方并不“安全”于是就地选择保护那个儿子。”
   “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神经兮兮的。”
       “等等!我好像明白了!”莫晓枫打断了他,掏出手机在备忘录上列出了这些年发生一系列事情的时间点,排好顺序穿了起来成了这样一个过程
      99年在莫晓枫一岁时候淑兰接到了上头的调令,06年也就是七年后淑兰那里出了问题,她意识到危险的存在,并认为莫晓枫是排除危险的关键,可当时莫晓枫还不够年龄,没有能力参与这些事情,于是淑兰写了那封信给了莫河让他在莫晓枫成年决定当猎人的时候看这封信,并在写信过程中拜托维多利亚接他们到卡里斯特,可意外的是事情并没有顺着淑兰的预想发展,维多利亚赶到的过程中,莫河不知情的收到了卡里斯特的那封求助信,在维多利亚赶到之前去了卡里斯特,但在途中遇到意外,而在维多利亚赶到时也知道了复辟的黑名已经开始进攻卡里斯特,那个被称为“安全”地方已经不在安全,于是维多利亚擅自决定留下来和夜星陪着莫晓枫活到了现在,而不久前黑名知道了他们的下落,和前来劝说莫晓枫和夜星成为猎人的克里芬几乎同时来到了他的家,造成了这场闹剧,但为什么他们会在杀了维多利亚之后逃走,这个因素恐怕得到卡里斯特才能解决!”
“原来是这样!”莫晓枫惊叫着跳起来,几乎想把眼前的奶茶店主抱起来嘬两口。
“老板你帮了我大忙了!”
“……有……吗?” 这会轮到店主一脸迷茫了。
“我决定了!卡里斯特,我!去定了!”



【凌冽时雨的《flower》】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