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二章)〔1〕】

  下了飞机到达卡里斯特已是黄昏。

安琪带着莫晓枫进了学院,学院里罗曼式的建筑林立。出意料的是学院安静的很,并没有想象中的喧嚣。残阳融进了云朵,天际间像是有沸腾的业火流出。
  “这是怎么个情况?”莫晓枫问道“学院里的学生去哪了?”
“学院还没开学呢,两天后开学人就都回来了。”安琪解释到“你特殊情况特殊待遇。我就早把你带过来了。”
  “那我住哪?”
  “学院啊,你个人资料里有分配的宿舍号,一会自己去找。如果想住大街上我也不拦你。”
   两人正说着话,有个男人看见他们,就走了过来,寒暄着“安琪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个就是晓枫吧。”说着就摘了手套伸出了手“我是唐.诺德,卡里斯特的主任。”
   莫晓枫伸出手握了一下。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不过中国有句老话叫‘既来之则安之’,以后的日子里你总会找到你曾经失去的东西的。”收回手带上手套“如果不介意的话,晚餐我想和而位一起。也算是为我们的新同学接风。”
  “我没什么意见。”安琪说道。
  “我想先去宿舍看看。”莫晓枫想起自己在瓦砾堆里蹭了这么长时间,身上肯定都是土腥味,想找个地方洗个澡。
  安琪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就说“从飞机上我就闻到你满身土味了。唐主任,先让他去宿舍打理一下。正好我办公室里也有点事情要处理,时间定在两个小时以后可以吗?”
“行,那么一会我房间见。”说着转身离开了。
   “走吧,新生”安琪搭上莫晓枫的肩。“正好我和你一条路。傻愣着干嘛,看夕阳啊。”
  卡里斯特学院的街道上,莫晓枫看着和自己般大的安琪问道“克里芬教授去哪了,从医院出来后就一直没见他。”
    “克里芬在学院里担任教授一职,在处理学院各种事务的同时,他也是CID下派的调查员,学院里出了什么事情他都要上报,维多利亚死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回CID和上级决定下一步怎么办。”
“CID,香港刑事侦缉队?这关香港什么事?”莫晓枫吃惊道。
“Chaser Inspection Department,政府间国际组织的特划部门——猎人稽查部,用于随时监视卡里斯特学院动态。你要知道猎人帮助政府清除黑名的同时猎人本身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如果有猎人想要暗地谋反就可以及时剔除这个隐患。”
“还真是小心啊。”莫晓枫不由咋舌。
“你要知道,政府是资本家而不是慈善家,他们会为了双方或者更倾重于个人利益和他人联手,但和自己合作的人也不得不防。这样也是长远考虑。”
“克里芬不在的这期间他的事我就得接手,谁让我是他助理呢。”安琪吐了吐舌头表示不满。
说话间到了宿舍的楼下,莫晓枫告别了安琪上了楼。
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对着没有钥匙的房间门研究了半天,最终巧合的把手表贴在了门上才进了房间。
莫晓枫推开门还恋恋不舍的将视线和那把识别锁粘在一起。
  “咔!”金属间摩擦的声音让莫晓枫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错不了,是刀。”刚刚经历过那种事情的莫晓枫现在对于刀的感觉接近过敏。
  他转过头去看到房间正前方的窗台上倚着一个人。
  那人也看见他,头靠着窗框问道“新来的?”
  “额……嗯我叫莫晓枫……你好,舍友……。”莫晓枫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北岛彻”那人说着把抵在刀的切羽上的大拇指撤开,黑色的瞳孔有种说不出的尖锐感。
  “不是说学院没学生了吗,你没回家?”莫晓枫僵着笑容感觉自己的尴尬症都犯了。话说出后莫晓枫就后悔了,对于眼前这个不怎么友善的家伙也许会说‘哦~要你管哦~杀了你哦!’
彻看着窗外渐渐黑下去的天。“这里就是我的家。”
“这样呀,那以后就是舍友了就请多多照顾了。对了你几年级啊?”
“和你一样大一。”
“啊?”莫晓枫听后吃惊道“留级了?”
“降级。”
“为什么?”
“误杀猎人。”
这几个字在莫晓枫身体里炸开一般,吓得他差点坐地上。“学校安的什么心,这种人不被判刑还大摇大摆的在这里!更重要的事还和自己一个宿舍,哪天晚上这个叫北岛彻的家伙不高兴了把自己弑刀了第二天再说‘哦~晚上梦游误杀了哦~’。还有,为什么宿舍让带刀啊!”莫晓枫想着,脚不由的后退了半步。
彻像是自说自话道“那次我们得到疑似黑名下落的信息就瞒着上级私自行动,后来分头行动的时候我得知他出了事,再去找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杀。我求助了学院的人,他们来的时候说案发现场并无其他人来过……脚印,只有我和他的,而且我的刀因为送了他最后一程,上面沾了他的血。所以我成了唯一的嫌疑犯。可是无论是动机还是其他的因素来说都不成立,最后组织把我降级作为惩罚,另外没收了我的那把刀。”
  “哦,这样……”虽然得知了真相却一点也放松不下来只好岔开话题“那个……我还有事,我去洗澡了……”
说着莫晓枫拿了自己床上的换洗制服灰溜溜的进了浴室。

【周杰伦《前世情人》】

评论(3)

热度(8)

  1. MichaelJames雨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雨十三
  2. 摄影师希希Cyni雨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雨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