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二章〔2〕)

身后有花朵绽开的那方,是我永远无法触及的彼岸。——《伊甸的2016》

“我想要变得强大,不会惧怕,不会再流下一滴无助的泪水,当灾难来临那一刻我将守护身躯下的一切,”
花洒里落下的热水打在莫晓枫的肩上,浴室里云蒸雾霭。莫晓枫木木的冲掉了身上的泡沫,关上淋浴的开关,换上制服,站在镜子前眼睛木木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神却不知跑到何处。 “夜星,三叔,杀了那个黑名替维多利亚报仇之后我就回家。那时候再没人能够夺走我任何的东西。”
  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叫彻的家伙已经离开。
   离开宿舍,走在学院的街道上,莫晓枫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教授压根没告诉他家地址在哪!安琪也不在,现在身边连个喘气的都没有,问谁去啊!?”
  “诶呀!”街头转角处一个女人突然冲出来和莫晓枫撞在一起,女人手里的文件飞了一地。
  “对……对不起”女人捡起那些文件看了看身前的路叹了口气起身要走。
   莫晓枫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等一下,你知道唐诺德住哪吗?”
  “唐主任?”女人先是一愣接着往身后一指“下一条街右拐就是了”说完女人看了一眼晓枫便跑走了。
  晓枫揉了揉摔痛的胳膊,起身发现路灯下有个明晃晃的东西,上前捡起来发现是枚胸针。
  应该是刚刚那个人掉的,转身想叫住她,却发现那人已经跑远了。把胸针放到手里借着路灯的光看了看,上面嵌着的红宝石看起来好像很昂贵的样子,莫晓枫把胸针翻到背面发现上面刻着一行小字——“Dear.Bai Hui” 大概是刚刚那个人的名字。
   下次见到再还给她吧,这样想着把胸针收起来,朝唐诺德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小会,莫晓枫在一个二层小别墅前站定。伸手按响门铃,接着门后有脚步声下了楼梯,唐诺德开了门站在门前一笑“欢迎。”
进了唐.诺德的家,巴洛克风格的屋子里老式黑胶唱片机轻声放着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餐桌上陈列的德国菜式不禁让晓枫垂涎: Rheingau的葡萄酒,柏林酸菜煮猪肉、酸菜焖法兰克福肠、汉堡肉扒、鞑靼牛扒……
   像唐诺德这样这样保持德国饮食却能维持一个很不错的身材的德国男人真是少见。如果自己生在那种国家估计现在早就吃成了一个球,莫晓枫不由咋舌。
  “安琪还有一会才来,我们现在先等一会吧”唐诺德说着坐在沙发上并示意他也坐下。
  “这些都是你做的?”莫晓枫问道,
   “餐厅点完让他们送来的。”唐诺德笑笑“我可没这么大能耐短时间做这么多东西,当然,也有我做的。”
   “哪个?”
  “还在厨房烤箱里。暂时保密”唐诺德做出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
  唐诺德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副钥匙“这个曾经是维多利亚留下的,他离开前说会有人回来替他保管这钥匙让我到那时交给他,他说那个人总会用到的,我想他说的就是你,”
  “我?可这钥匙是干什麽的我都不知道。”
   “以前他在卡里斯特的办公室的钥匙。就在炼金术士们地堡里。”
我怎么知道什么地堡在哪!你天天吃这么多肉脑子被猪油糊住了吗?我才刚来啊!刚刚找你家我都差点迷了路,地堡?你让我拿个铲子刨坑去找啊!莫晓枫心想着却平静的说道“地堡在哪?”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你还不熟悉这里,正好还没开学不如明天叫安琪带你在学院熟悉一下。”
唐诺德喝了口大概是刚刚莫晓枫来之前倒上还没喝光的加冰威士忌说道“学院应该有很多想要认识你的人呢。”
  “认识我?我都没来过这里。”莫晓枫说完想了想也许这只是一种客套话。
  “你应该不知道,你父亲之前在这里和那些人关系都很不错,他们见了莫河的儿子能不高兴吗?”
  两人正说着门铃响了,唐诺德起身去开门。接着莫晓枫听到安琪的声音从门廊那里传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刚有点忙差点忘了时间,嘻~”
  唐诺德好像已经习惯了她这般便领着安琪来到莫晓枫面前,说道“既然客人已经到齐,那么我们开始用餐吧。”

【鹿晗《勋章》矶村由纪子《草原的泪》周深《大鱼》】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