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十三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伊甸的2016】(第二章〔3〕)

   我们生而为人,生而注定在痛苦中强颜欢笑的活着。——《伊甸的2016》

唐诺德说着把两人领到餐桌,自己去厨房去看烤箱里的东西烤好了没有。
   “感觉怎么样”安琪说着坐了下来。
    “嗯,还好吧……和你一样的人很多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了?”安琪瞪了他一眼。
“你们在谈论我吗?”唐诺德笑着端着一个餐盘走了出来,打开上面的餐盘罩里面是刚烤好的威灵顿牛排。
“安琪,明天就拜托你带着晓枫到学院熟悉一下了,顺便让他提前选一下课。”唐诺德举起酒杯摇着杯中的红酒。
   “为什么是我?”安琪好像有些不满“等到开学让他和那些新生一块从学院慢慢逛不就完了。反正都在学院里人又丢不了。这两天克里芬不在,我还要替他整理从长老会传来的维多利亚的资料。”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传来的资料你大概也看过一些了,应该知道些长老会对维多利亚伯爵去世后所做的商决了吧。”   
  “你确定非得这个时候说吗?”安琪瞟了一眼莫晓枫的方向示意唐诺德。
“我想听。”莫晓枫插嘴道。“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什么都想听!”安琪没好气的回到。
   “我觉得,他有权利知道这些。”
   安琪听后有些不满 “凭什么非得要我当这个坏人。”
   “谁将新人带来卡里斯特,谁就是这个人的导师。你带来的当然你负责。”说完对莫晓枫笑道“你可是安琪收的唯一一个哦,这样的高才美女导师不要浪费哦。”
安琪看了一眼莫晓枫“你要听?”
   “嗯”莫晓枫点头。
  “早知道这么麻烦才不把你带来。”安琪轻叹一声,道出整件事的原委。
  身为黄金伯爵的维多利亚由于当年私自离开长老会,给长老会里带来严重的名誉损失,并造成现在的死亡的结果,而且由于维多利亚的“利己”行为严重影响了历代黄金伯爵声誉。由此长老会及其各部门商议决定:.抹去维多利亚的爵位回收贪狼和战甲,另外,由长老会及其它成员决定,新一任伯爵候选人将在卡里斯特学院中选举产生。
莫晓枫听后“腾”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拳头砸在桌子上,怒道 “这凭什么!?维多利亚是为了我们才会死的!”
“死”这个字眼说出来心里像是扭在一起,或者说“死”用在最亲的人身上总觉得让人不舒服。
  “你们……对于那些人……又算得上什么。”安琪一刀刀的切开自己盘子里的肉“他们才不会在乎你是谁,失去了什么,那群疯子们只会在意你能为他们带来什么。维多利亚身为黄金伯爵,能做的不过是当那些麻烦到来时及时为他们排除,对他们而言被给予的地位和荣耀不过是让别人为他们效力的砝码,现在违背他们意愿的维多利亚被抛弃也没有什么。”
  莫晓枫简直不相信身为卡里斯特里的一员竟然会对卡里斯特如此反感“那为什么你还要呆在这里?”
    安琪把头靠在椅子的靠背上,灯光照在她棕色的瞳上分外刺眼,仿佛因为这些话受伤的是自己。“你来这里又为了什么?”
  “我想找到那个杀死维多利亚的黑名,我是猎人我有能力这么做。”
  “我和你不一样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政府下调CID调查员的助理。我来这里,只是再也不想看到……她。”

    安琪带着莫晓枫进了卡里斯特学院的教学楼,大厅的楼梯背面有个并不起眼的入口,顺着入口处的楼梯走下去,里面的景象不由让人咋舌。
  十几分钟前在莫晓枫的央求下安琪同意和他提前来地堡的维多利亚办公室看看,顺便让这里的炼金师为自己做一件趁手的武器,这倒有点像是齐天大圣到龙宫找金箍棒,只是自己没大圣那么牛x,如果自己和它那么猖狂的,估计会被这里的炼金师暴打一顿。
在地堡的楼梯走着,两边土黄色的墙看起来很久没有重修的样子但伸手去敲却能知道这墙非常结实。这时楼梯旁一块灰色的墙体吸引力莫晓枫。
  “这块墙是水泥砌上的吧,后面封的是什么”
  “你看后面”安琪指了指后面的路“这是新的地堡。据说原来的因为建在教学楼正下方造成了许多不方便就把原来的封住拐到学院地下的一旁重修了一个。”
  “不方便?有什么……”
   “啊!”还没说完一阵爆炸声伴着一个人的尖叫从身后传了过来,吓了莫晓枫一哆嗦。
  “就是这个”安琪说着走过去,莫晓枫跟在后面“炼金师实验失败造成的爆炸产生的震荡波会传到上面,以前搞得都没法上课,为了节省资金就从原来的地方改道修了一个”
   “人没事吧”莫晓枫从刚刚爆炸的那个门口把头探进去,里面除了灰黑色的烟什么都看不见。
    

  【华晨宇《逃离乌托邦》】

评论(1)

热度(3)